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2019-03-30 14:34:07      来源:高举阁    
0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原创: 印象桃源 印象桃源 今天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开拖拉机很拉风】

郭建立是桃源七中的老师,我的诗友。

去年八月十日,他积极响应“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”,离湘进藏,开始了他的援藏生活。

郭老师援藏的地方在山南隆子县,隆子县位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南部,主要山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大“弧形”处,海拔一般都在5000米以上,冰碛可见,冰塔林立,终年积雪。

我虽然进藏多次,但是山南还没有去过。记得桃源县原县长卜功富先生在那担任过地委副书记,并在《常德日报》发表过一组描写山南的优美散文,对我诱惑力很大。

去年八月,中秋来临之际,我们“枫林花海边疆行”一行,直奔隆子县而去。

建立早已在学校门口等候我们,将我们安排到隆子县最好的宾馆住下,然后把我们带到他的宿舍,一边喝茶,一边听他讲进藏的感受。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去隆子县的路上】田桃源随拍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郭建立和他的“援友”们】

两室一厅的简陋宿舍,住了他和另外一位援藏教师高猛,宿舍里有厨房,可以自己做饭。茶几上放着内地带来的水果。几袋“古洞春”、“紫艺”、“刘老树”茶刚刚开包。

他说,刚进藏,头晕目眩,感冒发烧,大汗侵蚀被窝,浑身发冷,心跳老高,两腿颤抖……这是他进藏第三天的反应。像很多援藏的老乡一样,他经历了身体和意志的考验。

“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”是教育部等国家四部委为加快西藏新疆教育事业发展、助推两地长治久安长足发展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。从平原来到高原,要面临各种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困难、风险、挑战,在“援友”的帮助下,建立很快度过了难关。

修整一周之后,他就登上了讲台。他的第一堂课,竟是让孩子们了解老师为什么不远万里来藏援教;是让他们永远记住:老师来自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故乡湖南;是让孩子们认识桃花源里的城市一一常德和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。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我爱祖国】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隆子县中学操场】郭建立供图

课余,他便在隆子河边或者青稞田里散步,用他诗人的眼睛,捕捉高原的美——

“隆子河两岸绿树成荫,一排排沙棘树、一棵棵银白杨正沐浴在雪域高原的晨曦中,金属般的阳光像调皮的小猴在林间、树叶间跳跃。它们扎根高寒贫瘠恶劣的高原,傲然挺立,顽强地生存着,战天斗地。我忽然觉得特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亲爱的同胞们,无论是藏族珞巴族还是汉族……”

“藏族同胞勤劳善良,令人顿生亲切;美丽雪域高原令人陶醉。感恩隆子,感恩家人的支持理解,感恩所有让我来隆子的领导同事。祝福你们,中秋快乐。”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藏民们】郭建立随拍

正是中秋佳节,我们“枫林花海边疆行”一行与所有在隆子县援藏的常德老乡共度中秋。建立早早地安排食堂加菜,高猛老师亲自下厨,给我们弄了清炖鱼。几杯青稞酒下肚,点燃了远在高原的老乡们的思乡之情,建立不愧为诗人,当即吟诗一首《雪域中秋望月》——

格桑正艳忆菊黄,

试问潇湘可转凉?

雪域冰心秋印月,

青稞地里话家常。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和援藏的常德老乡共度中秋】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常德路上,郭建立(中)与跨越(右)、田桃源(左)合影】

晚上,乘着月光,建立带我们去隆子公园,郑重讲述了隆子县玉麦乡两位姊妹“以牧代巡”的故事。玉麦乡,位于中印交界地,是喜马拉雅山隔出的人间绝境。玉麦乡面积达1976平方公里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玉麦乡只有3人,住户仅一家,父亲桑杰曲巴是乡长,大女儿卓嘎和妹妹央宗是乡民。

姐姐卓嘎和妹妹央宗长期以牧代巡,她们曾勇敢地把他国的旗帜拔掉,插上鲜艳的五星红旗。“家守住了,国土就不会少一寸”。2017年,卓嘎和央宗姊妹俩把家乡的变化、内心的喜悦和对祖国的感激传达给北京。

来自北京的回信,对姐妹俩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,并鼓励她们继续传承爱国守边的精神,带动更多牧民群众像格桑花一样扎根在雪域边陲,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、幸福家园的建设者。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国界碑矗立】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隆子县雪景】郭建立摄

援藏的生活是艰苦的,也是丰富多彩的,建立感到很充实。中秋那夜,我们聊得很晚。高原的月亮,似乎比内地更澄澈。

第二天,我们要赶路,告别郭建立和常德老乡。

年底,桃源飘起了雪花,建立离开隆子,回到桃源,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妻子女儿,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,“自援藏后,女儿懂事多了,从未想到她是如此想念她老爸。感谢成长,感谢她妈妈的辛勤付出。”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郭建立和他媳妇儿】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【郭建立的爱女】

转眼冬去春回,我原以为建立不再去援藏,没想到他今年又踏上了援藏的路。桃花盛开的时节,他发来一首《春忧》,道出了他对老母亲的牵挂——

雅江春正艳,

隆子雪迟消。

残月孤空照,

夜忧母更憔。

我想说:建立,尽管我们联系得少,但是,你在高原,我和你的朋友们都默默地关注着你,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惦记着你。你虽然个子不高,但是你立在高原讲台上的形象,真的很伟岸。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随笔——田桃源:郭建立的援藏生活

责任编辑:和永清

公安备案号:藏公网安备 542231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:藏ICP备15000009号 版权所有:山南市隆子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:5422310001 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